【Je l'ensis 冒險旅程】 外傳 所謂相遇梗(2)

眾人傻眼。

不,應該是說,眾人全部瞠目結舌的看著這個不知是男還是女的人。

要知道,草泥馬雖然全身都長滿草,但是牠的牙齒可不是開玩笑的,連石頭都可以輕鬆咬碎。

結果這人竟然好端端的被橫咬在草泥馬的嘴上,完全沒有露出任何痛苦或是害怕的表情。

「嘛嘛~你們幹麻都不~講~話~呢~?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而害眾人說不出話的那位罪魁禍首還在疑惑的等待答案。

「嘖,我還想說又是哪個冒失鬼闖進學校,原來是草泥───慢著,人?!」

一個貌似輕鬆的口氣傳入大家耳中,而左夗也跟著好奇的望過去。

不遠處出現一位金黃色長捲髮且綁起來,並騎在一匹黑馬上的男性,淺藍色的眸看向他們這邊,滿臉疑惑的表情。


ヽ(°∀°)ノ ヽ(°∀°)ノ ヽ(°∀°)ノ ヽ(°∀°)ノ ヽ(°∀°)ノ
仔細看看他身上的裝扮。用十分高級的布料做成的歐式貴族服飾,配上黑色長褲和棕色長靴,讓左夗不禁在意起那些服裝所需要的金錢。

「唉唉,你們先回學校去吧。李綾,帶著諾安去找宇稜,宇稜在找他。」微笑的看向那位黑髮並綁成馬尾,眸色為黑眸的少女,然後再看向左夗那。

左夗期待著結果。

其實他也是很想要下來的,可是草泥馬咬著他不讓他下來──啊,原來這隻怪獸叫做草泥馬啊...,想到怪獸名字的左夗做出了一個敲手的動作。

「嗯...這麼想,果然還是要先開槍才是。」悠悠哉哉的說完,金黃色長髮的男性拿出一把六輪發手槍,手槍上佈滿了金色的圖騰,看起來也十分有中古歐洲的風格。

只聽見子彈擦過草泥馬身上的草的聲音。只見那兩隻草泥馬馬上將左夗和玄柩給吐了出來,然後戰戰兢兢的杵在原地發抖。

「快回去好嘛?我可是很忙的。」再度露出一個頗紳士的微笑。男子又對天空鳴了兩槍,兩隻草泥馬忿忿不平的「咩──」的叫了一聲,然後跑走。

這時玄柩才真正醒了過來。

到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感覺腦袋還昏昏沉沉的,玄柩將頭不經意的轉向左邊,下一秒馬上全部清醒。

咦咦嗄嗄嗄?那金色頭髮的人在幹麻啊───。

「啊。」

一副「這下麻煩了」的表情,左夗無言的看向單膝跪,並抬起他下巴的男性。

「好奇妙啊這個瞳色和眸色~」笑著,那男性露出對他頗有興趣的表情,「我叫密里格。密里格‧安‧德爾‧法蘭西斯,你們應該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對吧?」

「我是左夗,左夗 昳。旁邊那個是玄柩。」下一秒回復鎮定,左夗同樣對密里格露出笑容,「可以請問這是哪裡嗎?我要回去可是都回不去耶~真令人困擾~~」

「一個淑女坐,還被抬下巴;另外一個單膝跪,還去抬人下巴──很~好,我要去跟緹雅打小報告。」李綾開心的說,然後抓起諾安的後領打算把他就那麼拖過去。

發現被抓後領的諾安死命的掙扎。對他來說,有外人來這裡感覺很有趣。他一進來就是學校,也沒跟其他玩家一起冒險啦、聊天啦──該死而且那個叫左夗的人看起來就是一副很有趣的樣子!!!

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接觸有趣的人了!那個臭李綾竟然抓著他的後領不放啊啊啊啊啊──

努力的扭動著,直到被冒青筋的李綾塞了貌似司康餅的不明物體進入自己的嘴巴。

「──你敢動、敢掙扎,我就引爆這個司康餅炸彈。」

「嗚咕咕咕咕咕咕────」死命搖頭作為答覆。

而處在那曖昧不明動作的兩人正互相看著對方微笑。

「跟我要任何情報都是要有代價的。嘛,我想想──」密里格邊說邊湊近左夗的耳朵,「要不用身體作為交換代價?」

原本情緒還很緊繃的左夗一聽見這個,突然不明所以的輕笑了一聲,接著伸手搓弄那因過長而垂落下來的金黃色頭髮:「不介意男人的話,我是無所謂啦。」

「當然不介意喔~我看得出來你是男的,不像那些笨蛋。」笑了笑,密里格指了指身後的那群對他來說應該算是「小孩子們」的群眾。

「咦咦?這句話聽了真是令我高興啊~很少人看得出來呢~~」


ヽ(°∀°)ノ ヽ(°∀°)ノ ヽ(°∀°)ノ ヽ(°∀°)ノ ヽ(°∀°)ノ


「哦哦哦哦哦───原來小昳你是男的嗎!!!!」突然衝撞出來。只見掙脫李綾的諾安衝上前,直接把密里格給撞開,「哦哦哦哦!!超酷超炫的啦!!!對了我剛剛就想問你,你的衣服看起來好~酷~喔~!上面都是拉鍊不會覺得不方邊嗎?」

左夗首先是愣了一下,接著開始大笑。

「啊哈哈哈哈~這個人好有趣喔~~」不自覺的舔舔嘴角,左夗介紹著自己身上穿的裝扮,「這衣服超級方便的好嗎?它可是睡袋兼屍袋☆」

諾安用十分崇拜的表情看著左夗,閃亮亮的大眼眨啊眨的,完全不像一個16歲的少年應有的樣子。

「嘖嘖,我喜歡你這小子!」左夗對著諾安豎起了大拇指。

無言的看著這個場景,玄柩突然覺得頭有點暈。

他現在只想趕快回到學校趕快回寢室休息,他是多麼的希望這是一場夢啊──!

「你還好嗎,看你流血了說。」

一個女性的嗓音使他望了過去,只見燕手上拿著關刀,反過來用棍的地方狠狠的戳了他的臉好幾下。

好痛、好痛、好痛!!好啦我知道這不是夢啦──!可、可是,我就是不想待在這裡嘛!!

「燕,妳、妳這樣會害那個人的傷勢更重啦....。」賨安小聲的提醒著,但下一秒卻得到一個「你很煩」的白眼。

賨安欲哭無淚。

妳也太過份了吧!!司空燕──!!!

「嗯~哼~所以說,這裡是所謂的『Je l'ensis學園』嗎?」從諾安口中得知地點的左夗回答著,腦袋裡正快速翻閱著自己過去的記憶。

這個學園...他似乎有聽誰說過,但總是記不起來。

他只記得有個黑色裝扮的人告訴他要進入這個學園──啊啊,自己好像連之後要做的任務都忘記了呢!

左夗無奈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欸欸?所以小昳你是在哪個學院裡面啊~」

而諾安還在持續對左夗拋向一堆問題,也不管別人喜不喜歡就擅自幫別人取了暱稱。看了看左夗似乎沒理他,便開始進行了對左夗全身打量的動作。

「嗯,這個可是個秘密喔~」比了一個禁聲的動作,左夗說著,「啊啊,我似乎對你們的學院很有興趣呢~請問我可以參觀參觀嗎?」

聽到這句話的密里格馬上板起臉孔。

「當然是不──」

「當然是可以啦~~~畢竟是小昳嘛~~」諾安熱情的拉住左夗的手,打算將他往前拉,「走嘛走嘛,我可以帶你去認識照顧我的學長,他可是『這個世界的勇者』喔!!」

「哦哦?請務必讓我好~好參觀喔~!」燦笑,接著左夗就被諾安給拉走,往學校宿舍的方向跑去。

看見這種結果,密里格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

「竟然帶陌生人隨便參觀校園....。」扶額表示頭痛。

而當密里格正在想著如何把諾安和左夗找回來的時候,突然感到有個不明物體正在持續戳他的頭,觸感有點像是木頭之類──啊!

不自覺的轉過頭,下一秒馬上被燕戳到了額頭。只見被戳中的地方紅了一大塊,密里格也下意識的直接在自家的學弟妹們面前罵出了似乎是某種種族的不雅語言。

「唉呀?密里格學長你說了什麼東西啊?」燕用極度燦爛的看著密里格,讓密里格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啊,那個叫玄柩的人好像倒下去了喔。」賨安說著,然後指向不遠處早已倒下的,那個擁有寶藍色頭髮的男性。

這──,看著倒下的那人,密里格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孫賨安,你去把玄柩背到醫務室;燕和綾就去通知警衛處的比爾和總校學生會長的米恩吧。」

一位女性的嗓音突然出現,引起密里格的注意。

「嗯?緹雅,妳竟然在這裡呢,我──。」話還沒說完,便因對方瞬間變臉而閉上了嘴巴。

只見板著臉的那位手上抱著一隻毛茸茸又圓滾滾的球鼠少女有些生氣的看著密里格,但隨後又立即展開燦爛的笑容。

「你知道嗎,密里格?」微笑的說著。少女將自己棕色,長度到肩膀的頭髮綁成了馬尾,「我要對一個剛剛才騷擾完某人的人進行處置。」

「剛剛那個可是個男──。」

「閉嘴!你不是對誰都無所謂嗎?嗄嗄嗄嗄嗄──」

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緹雅直接將自己的武器──暗閣投擲向密里格。

「慢、慢著,有話好說...。」

「我還有什麼話好對你說的啊?你給我去死吧你──」

看著兩人在草原的追逐戰,李綾滿意的點點頭,接著望向一旁看的有些傻眼的賨安和燕。

「吶吶,這個也是閃光的一種,對吧?」









【待續】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密里格‧安

Author:密里格‧安
就如題,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茶)
啊,圖片是我的愛用圖(?
請多指教

最新文章
類別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嘿★噗浪
米摳大神(?
好★碰★友
正在滾的(?
滾過來的(?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