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l'ensis 冒險旅程】 外傳 所謂相遇梗

「好啦,所以這是哪~裡~呢~?」

一位螢光粉色長髮,側邊綁了一個馬尾,貌似是女人的人環顧四周。

身穿著同樣為螢光粉色的袍子,只不過袍子上開了許多大型拉鍊,背後腰部附近還做了一個誇張的挖洞,不想惹人注目恐怕也難。

「誰知道啦!誰叫妳亂跑,一個女人家的──。」

後面跟上還虛弱喘氣的一位寶藍色頭髮的男性罵著,氣喘吁吁的他只能用狼狽來形容。

只見前者面無表情的望向後者,螢光粉紅色的眼眸外加上螢光綠的瞳直勾勾的盯著那寶藍色的美麗眸子。

「你、你想幹麻?」

後者被盯的有些不自在,腦中不禁幻想起許多參雜著粉紅色泡泡的畫面,臉也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我~說~啊──。」前者走向了後者,還像是不經意似的,將後者的下巴直接抬起,使後者的腦袋瞬間一片混亂。

什、什什什麼?該、該該該、該不會───。

「──跟你說過很多次啦,玄柩。」些許無奈的口氣外加上吐嘈的臉孔,「我可是個男人,你這大笨蛋。」

被稱作玄柩的寶藍色頭髮的男性瞬間呈現石化狀態。

硬生生的放開還呈現石化狀態的傢伙,完全不理會後者已經跟地板來個正面接吻。螢光粉色的女──不、男性,好奇的環顧四周。

一大片的樹叢和草地,看起來有點像來到森林,不過完全沒有像進入森林的感覺。

沒有動物在附近悠閒的吃草,也沒有鳥兒在樹上歌唱,亦或是在天空中飛翔──與其說是悠閒的森林,不如說這森林危機四伏。

──隨時都會有危險發生,螢光粉色頭髮的男性腦中浮現了這個結論。

啊~隨便啦~~反正有什麼事他都可以輕鬆解決就是了,大不了丟給後面的那位處理。

隨性的揮揮手,螢光粉色頭髮的男性自顧自的繼續往前走,也不理會另一位有沒有跟上。

這麼奇怪的森林裡,到底要怎麼問路啊?該不會就這樣迷路了吧?

邊走邊想著,突然看見了一隻全身長滿了綠草,外型長得十分像羊駝的怪獸正用可笑的臉孔盯著他看。

「嗄?」只能用滿臉嫌惡來回視。

「咩───」怪獸眨眨眼睛,很歡樂的湊近,東聞聞、西嗅嗅,貌似對他十分有興趣。

然後,螢光粉色頭髮的男性,緩緩勾起了嘴角。


ヽ(°∀°)ノ ヽ(°∀°)ノ ヽ(°∀°)ノ ヽ(°∀°)ノ ヽ(°∀°)ノ


「偉大的草泥馬節我敬愛你───。」

「敬愛───我超愛你的不用上課啊────。」

一位金黃色亂翹的頭髮,有著碧綠色眼睛,看似才16歲的少年和一位黑色短髮外加上黑色眼眸,穿著中國服飾的少年在草原上大叫著。

「諾安和賨安這兩個笨蛋一到草泥馬節的時候就會這樣。」扶額,一位黑髮並綁成馬尾,眸色為黑眸的少女穿著學校制服坐在離那兩人不遠的歐式椅子上,默默的輕啜一口茶。

另一位坐在黑髮少女旁的棕長髮少女持續微笑著,似乎在想什麼,但那笑容令人不敢恭維。

「...吵死人了,一大早就這樣。」冷望那兩個還在喊叫的人,一位黑短髮少女打著哈欠,然後往自己前面的歐式風格桌放上了關刀,「框」的一聲使在不遠處的兩人立刻安靜了下來。

「燕,不要沒事把狂淬拿出來,小心桌上的早餐。」黑長髮並綁著馬尾的少女用一副不關己事的表情說道。

長棕髮少女依然持續微笑著,然後說聲「今天可能會有好事發生呢~」,接著就自顧自的吃完早餐離去,據說是要去叫醒還在和周公下棋的哈里諾。

草泥馬節,據說是這個節日是這個世界的一大活動,是在慶祝「大地的神獸」脫胎換骨的重要儀式。

草泥馬們會在這段期間將冬天披在身上的枯草抖下,讓身體恢復成久違的「泥身狀態」,並舉行交配儀式,繁衍出下一代。

但所謂的「交配儀式」,其實也就是兩隻泥身的草泥馬走進泥坑裡,等待再次出現時就會變成三隻草泥馬或者是四隻的這種情況而已。

而「Je l'ensis」學園也會破例讓學生放個幾天假期。

如果要解釋為何學生們聽到這活動會十分興奮的原因嘛──。

大概是因為這節日所放假的天數僅次於寒暑假吧,前後大約有十五天的假期。

「大家早~安☆這麼完美的一開始就要吶喊才對啊!!來,一起來──草泥馬節超───棒!!!!」

兩位剛剛才吶喊完的少年用驚恐的神情望向正在吶喊的棕色捲短髮的少年──萊恩‧塞普勒斯。

「諾安...太強了,他竟然可以無視司空 燕的煩躁臉孔...。」賨安小聲的對著身旁的諾安竊竊私語。

「不愧是『King的徒弟』,連看到小燕的『狂淬』都視若無睹...。」諾安小聲的回答賨安。

沒聽見其他人跟著他一起吶喊。萊恩眨眨碧綠色的眸,再次望向身旁的兩人。

「快啊,諾安‧柯克蘭。還有孫賨安你也是,難道你們在怕什麼嗎?」

被叫出名字的兩人看向那似乎還在狀況外的萊恩,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突然,附近的草叢傳來了「沙、沙、沙」的聲響,使眾人全往發出聲音的那個方向看去。

在這種假期中,草叢的背後傳出聲響只會有一種情況,也就是失控的草泥馬,至於發狂的原因還尚未了解。有的人說是不願面對死亡;有的人則說是因為發情所以發狂。

眾人屏息以待,有些人露出驚恐的神情而有些人是露出期待的閃亮表情。

驚恐,是害怕被攻擊;期待,是希望能撿到稀有寶物

不知是從哪裡傳出的。據說發狂的草泥馬會掉出非常稀有的寶物,因此使玩家們趨之若鶩。

只見草叢劇烈搖晃,最後衝出兩隻草泥馬,嘴上各咬著一個人。一個臉上顯示出鎮定一個則是顯示出貌似早已尖叫到虛脫的狀態。

「啊,這是哪裡啊玄柩。玄柩、玄柩?唉,這種程度就被嚇成這種樣子,真是可憐。」

原本屏息以待的眾人睜大雙眼,不理解這顯示出鎮定的螢光粉色長髮的人為何可以如此鎮定。

而螢光粉色長髮的那人也似乎發現了那些正在目瞪口呆注視著他的群眾們。

「啊~~不~好~意~思~~~可以告訴我這是哪裡嗎?我是左夗 昳,叫我左夗或昳都是沒有問題的喔~~♥」



【待續】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咦www 
這個外傳的性質應該和本傳的時間差不多吧 (thinking)

不過我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擦鋸刀)

Re: No title

> 咦www 
> 這個外傳的性質應該和本傳的時間差不多吧 (thinking)
>
> 不過我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擦鋸刀)

不要在擦鋸刀了呀啊啊(yay)
應該吧~我喜歡搞笑XDD
自我介紹

密里格‧安

Author:密里格‧安
就如題,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茶)
啊,圖片是我的愛用圖(?
請多指教

最新文章
類別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嘿★噗浪
米摳大神(?
好★碰★友
正在滾的(?
滾過來的(?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